资讯公告

经贸资讯

美元主导地位受到隐形侵蚀

2022-04-08
 

   在当前地缘冲突加剧和快速变化的宏观经济环境中,欧洲多国央行在战略上和战术上调整美元资产。战术上,相较于欧洲的资产、债券和货币,短期内持有美国资产和美元资产成为各方的战术考虑。战略上,欧洲多国央行高度重视长期稳定。这意味着短期对美元的增持并不改变其持有欧元资产、实现储备资产除美元之外多元化的长期战略。

 
  “战略上不是,战术上是”。这是波兰央行储备资产管理负责人对“当前背景下是否增加美国金融资产和美元敞口”这一问题的回答。
 
  在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3月8日举办的研讨会上,欧洲多国央行储备经理就如何在当前地缘冲突加剧和快速变化的宏观经济环境中管理投资组合进行交流,其中的关键则是如何在战略上和战术上调整美元资产。
 
  从战术上看,欧洲多国央行的储备资产管理者首先考虑的是大西洋两岸的增长前景差异,认为危机可能会鼓励投资组合更多地转向美国。由于欧洲面临更大的地缘危机和能源供给冲击,美国的股市和企业正朝着比欧洲更好的方向发展。美联储将继续按照计划转向“正常”和更高的政策利率。尽管各方预计加息的速度和后果可能有所缓和,但是相比于欧洲,美国正在以更快的速度结束极低利率时代。
 
  因此,相较于欧洲的资产、债券和货币,短期内持有美国资产和美元资产成为各方的战术考虑。
 
  然而,欧洲不太愿意将战术上的选择战略化。正如该储备资产配置负责人所提及的,欧洲多国央行高度重视长期稳定,这意味着短期对美元的增持并不改变其持有欧元资产、实现储备资产除美元之外多元化的长期战略。
 
  事实上,欧洲各国央行的战略选择并非例外情况。日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报告《美元主导地位的隐形侵蚀:积极的多元化和非传统储备货币的崛起》,更为详尽地介绍了1999年以来美元作为储备资产地位的变化。该报告数据显示,从1999年至2021年,各国央行持有的美元储备份额从71%下降至59%。
 
  这一趋势值得关注。一是美元比重的下降并没有带来传统储备货币——欧元、日元、英镑比重的上升,而是带来了更多非传统储备货币资产比例的上升。非传统储备货币的份额从本世纪初可以忽略不计的水平增长至2021年的1.2万亿美元,在全球储备资产中的总体占比上升到10%。二是越来越多的央行开始谋求美元之外的多元化配置。该报告将非传统储备货币资产占比超过5%的国家定义为“积极多元配置国家”,而这一类别的国家数量在2020年底已经达到46个。
 
  该报告分析认为,美元在国际储备资产中的比重下降并非汇率因素变化的结果。事实上,统计数据显示,美元比重的下降虽然与美国经济体量与对外贸易体量在全球占比中的下滑趋势保持一致,但是与美元指数的相关性并不高。
 
  关于美元地位的变化,该报告从三个方面作了解释。
 
  一是非传统储备货币市场流动性快速增长。从历史上看,只有少数国家能够实现足够深度和流动性的本币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因此外汇交易者寻求交易对手方的范围相对有限,只能在少数货币间进行有效的报价和交易。而美元则因为其高度流动性和低交易成本被视为适当的中间交易货币。然而,伴随电子交易平台和外汇交易自动做市、自动流动性管理技术的出现,不同货币之间的交易成本在不断下降,利用美元作为中间交易货币的成本优势也在不断下降。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发展货币交易市场,不同国家央行之间的外汇互换协议进一步提升了央行获取储备货币之外的其他货币的能力。这些因素都进一步削弱了利用中间货币交易的吸引力。
 
  二是央行本身发生变化,尤其是越来越多的央行储备管理者开始更为积极谋求更高收益率。在当前全球主要央行金融资产规模越来越大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央行将满足最低流动性需求之外的资金进行投资,寻求更高的收益率。这一情况进一步加速了各国央行资产多元化配置的进程。
 
  三是伴随越来越多的储备用于主动投资,美国、欧洲、日本和英国长期极低利率水平迫使其他央行储备资产管理者不得不寻求其他货币实现更高的收益率。
 
  不难看出,这份报告主要从外部客观因素分析美元在国际储备比重中下降的原因。而越来越多的观点则是从美元和美国本身进行思考和研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吉塔·戈皮纳斯在3月31日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当前各方对俄罗斯的金融制裁可能会鼓励全球货币体系中出现越来越多基于不同国家集团之间贸易需求的小型货币集团。全面制裁有可能削弱美元的主导地位,并导致国际货币体系支离破碎。
 
  瑞信全球短期利率策略主管佐尔坦·鲍兹在3月初表示,二战后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在经历了基于黄金的1.0版本后,当前主要基于内部货币(美国信用)作为支撑。而当七国集团冻结俄罗斯外汇储备之时,这一信用基础已经崩塌,美元计价资产中无法被对冲的政治风险正在凸显。值得关注的是,佐尔坦认为,全球货币体系在此次危机之后将与此前大不相同,未来全球货币体系正在向基于“外部货币”(黄金和其他大宗商品)转向。
 
  短期内,美元作为全球主导货币的地位难以发生颠覆性变化,甚至可能因为地缘冲突等因素得到加强。然而,从中长期来看,正如OMFIF美国主席马克·索贝尔所说,美元未来全球角色的最大挑战来自于美国自身。能否保证国内经济运行得体、保持开放和全球负责大国态度,尤其是避免过度使用单边金融制裁,是决定美元作为全球储备和融资工具未来的关键。
 

免责声明: 此消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本网站登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版权所有: 天津随行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022-25709876(工作时间:工作日8:30~17:00)
在线咨询:天津港电子商务网服务号(TJGZHXG,可扫右方二维码)(工作时间:24小时在线服务)
津ICP备15001018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津B2-20150017     津公网安备12010102000207